第二十二章 神秘之人_修仙界最后的单纯
米阅小说 > 修仙界最后的单纯 > 第二十二章 神秘之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二章 神秘之人

  嗡!

  一声轻盈的剑鸣,淡金色气剑席卷出一股暴戾杀气。

  徐哲眉头轻皱,却未曾慌乱。

  虽说这一道气剑的威势,有些出乎意料的强大。

  剑还未落,气已先至,竟连自己的汗毛都不禁竖起。

  但可惜,太慢了。

  偷袭除了讲究出手要出人意料,出招也要有如迅雷之势。

  但这侯山岳,剑式普通,出招又慢,就像是突然跳出来偷袭,结果耍了套养生版太极拳。

  总的来说,侯山岳这个偷袭,徐哲给差评,比起苍天域仙帝家族的那些对练强者,差得太远。

  空有如此威力强大的气剑,当真暴殄天物。

  “轰!”

  气剑斩落,狂暴的气势不受控制般的席卷肆虐。

  徐哲却是轻描淡写的往后迈出一步,身体微微小幅度扭转开来。

  下一秒,剑身几乎贴着他的鼻尖落下,一剑落空,重重砸落在地板上,溅起一大片碎木与木屑。

  “混账。”

  侯山岳面色狰狞,咬牙怒骂。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突然发难偷袭,全力爆发这一剑,居然还被徐哲躲开了。

  “筑基后期,能有如此杀伤力,也算不错了,堪比我曾经见过的一些天才,但可惜……”徐哲淡然说着。

  可话未说完,侯山岳再次凝练一道气剑,欺身上前。

  徐哲摇头,丹田府内灵气搅动翻涌,顺着经脉席卷而出,化为一身浩然正气,覆盖全身。

  砰!

  他一步迈出,猛然一瞪,脚下地板顿时凹陷龟裂,身形启动向前窜去,在低空中微微蜷缩,巧妙避开迎面扫来的一剑。

  两人位置互换,侯山岳手中气剑,顺势往后一扫而来。

  “你太慢了,皆是破绽。”

  徐哲早已反身出拳。

  全身灵气被调动,神识之力尽出。

  气神合一,拳至气至,正是来自苍天域蛮族战王的攻伐术——破神妄。

  真我存心,了妄唯真即是神。

  轰!

  一拳砸出,引发一声音爆。

  侯山岳整片胸膛瞬间塌陷一大块,脚下连退数步后,狠狠撞在墙面上,整个人陷进去一半。

  “这……怎么可能!”

  侯山岳当场咳血,面露惊骇之色,难以置信。

  区区练气,怎能伤及我?

  “你好像又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大,你所展示出来的实力,呈现出一种与你境界不相符的违和感。”徐哲面露疑惑之色。

  简单讲,就是侯山岳表现出的法诀威力,确实很强大,但他又好像掌握不住这种威力,颇为违和。

  “待我杀了你,搜你神魄,得到那部法诀,我便不会违和。”侯山岳眼中再显狰狞狠辣,杀气毕露,迅速站立起身。

  方圆一阵灵气翻涌入体,他胸口凹陷之处,竟慢慢恢复如初。

  “咦?此片天地灵气,你竟能取之即用?”

  徐哲不由得错愕,看出了端倪。

  侯山岳似乎没有再动用自身灵气,反是直接吸纳四周围的灵气,瞬间将肉身伤势恢复了大半。

  “哈哈哈,总殿主居然连申猴诀的玄妙之处都不知道,你果真不配当总殿主,我侯山岳才有此资格。”侯山岳放声大笑,双掌凝练出两把气剑,威力气势,竟盛过先前。

  “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再打下去,我会落下风。”徐哲皱眉。

  方才他强行施展破神妄,仅是一拳,便几乎将神识与灵气消耗一空。

  本以为能重创侯山岳,再以其他手段拿下,却不曾想,侯山岳竟能无消耗恢复伤势。

  光凭这一点,徐哲便清楚这一战不好打。

  哪怕服用丹药,恢复灵气,再强行释放疯魔,但自己终究修为太低,不具备一击斩杀侯山岳的实力,持久战打下去,自己必定败北。

  但眼下除了应战,似乎也没其他办法。

  而且这天骄楼的掌柜章常,连同那些护卫修士,从昨夜到现在都消失未归,是否与此事有关系?

  砰!砰!砰!

  侯山岳仗双气剑袭来,徐哲爆步蹬跃,身形如魅,在房中穿梭,同时服用练气丹恢复灵气。

  “嗖!”

  突然,屋外传来一声破空之响。

  只见一道黑色流光破窗而入,弥漫着浓郁的阴寒之气,直冲侯山岳的眉心。

  侯山岳脸色一变,手中双气剑变招,往身前一横,架招格挡。

  锵的一声,火星四溅,黑色流光落在地上,竟是一块薄薄的黄色细长铜片。

  “这是……太阴火莲?”

  徐哲从那缕黑色流光中,竟也感应到一脉相承的气息。

  显然这也是《正气封魔经》中,所缺失的另一种攻伐法诀。

  “大胆侯山岳,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这时,屋外一道喝斥声如雷霆般炸响,洪钟大吕般,响彻整座天骄楼。

  “该死。”

  侯山岳满脸怒意,望向窗外天色,又看了看徐哲,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可下一刻,他便身形一掠,夺门而出,直接逃离。

  咻!咻!咻!

  与此同时,屋外瞬间响起一道道破空声响。

  接连数道黑色流光,再次从窗外掠来,贯穿房门而去。

  “老东西,你找死吗?”

  侯山岳的怒吼声在外面响起。

  “酉时将至,你若束手就擒,可留你全尸。”那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回应着。

  “滚!”

  随着侯山岳一声怒骂,两人的气息也迅速远去。

  直到动静都彻底消失,徐哲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倘若刚刚那位后来之人,也是冲他而来,与侯山岳联手,那自己麻烦就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神秘人是什么身份,不仅认识侯山岳,还出手相助于我。

  “若刚才没听错,对方似乎说了句以下犯上,且还修炼《正气封魔经》总纲中记录的太阴火莲。莫非侯山岳的话并非全假,刚刚那人也是来自十二神殿?”

  徐哲眉头微皱,探下身子,捡起地上那块薄铜片,造型细长,看上去像一根羽毛。

  羽毛,酉时……

  十二神殿,酉鸡殿?

  ……

  与此同时,天骄楼外。

  整条大街都围满了修士,正指着徐哲房间那面破碎的窗户议论纷纷。

  “好家伙,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敢在天骄楼行凶。”

  “不过天骄楼那些护卫去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见到?”

  “听说此前是一个蒙面人,去天骄楼拜访徐天骄,结果两人打了起来,把几个小二都吓得逃出大楼外,四处疯跑找寻那位章掌柜。”

  “那后面来的那个神秘人又是谁,似乎是来帮徐天骄的,不过听他好像喊了一句‘侯山岳,以下犯上’。”

  “侯山岳,好陌生的名字,你们认识此人吗?”

  “没有,不过我有个朋友叫猴子。”

  众人议论间。

  后方人群突然引发一阵骚动,紧跟着便听到有人振声如雷:

  “齐天骄亲临,率三千寒鸦军镇守天河城,诸位速速让开,莫要挡道,否则格杀勿论。”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