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回不去了_修仙界最后的单纯
米阅小说 > 修仙界最后的单纯 > 第六十九章 你回不去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你回不去了

  轰隆!

  葬河岸边,地面突然又剧烈震晃起来。

  众人纷纷色变,神情一凝。

  “葬河复苏了。”

  “跟以往一样,都是在秘境关闭前最后两天复苏。”

  “所以我们这十天都白等了,到底是哪个混账散播的谣言?”

  “倒也不能这么说,最起码现在葬河里,多了一件法宝。”

  “葬河复苏,徐哲还未出来,恐怕真要惨死在里面了。”

  “要不要记录一下这历史性的画面?毕竟每次天骄陨落,都是一件大事!”

  “没用的,天机道的人早就来了,他们到时候将画面传至灵网,还有谁看你记录的画面?除非你不收费。”

  “那算了。”

  众多元婴期低声议论着,但每个人的目光皆死死盯着葬河。

  按照前人经验,葬河复苏,便会时不时飘出一些天材地宝,有好有坏,反正都得抢到手才知道。

  “砰!”

  这时,葬河底下暴起一声闷响。

  徐哲凝聚出来的正气护罩,辉芒大作,刺眼的光线将众人眼睛闪得刺痛,仅是一片白茫茫的视野。

  许多人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又迅速睁开。

  “出来了,出来了,但是这……”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天材地宝?”

  有人看清了河底中飘出大量的“宝物”,当即惊呼出声。

  这与前人描述的不太一样啊。

  “轰!”

  下一刻,葬河爆发了,河水被数道法诀轰击,已然有元婴修士出手。

  几乎将整条葬河中的河水搅动,席卷而起,宛若一条条水柱冲天,水花四溢,如一场细雨洒落下来。

  河底下那一件件“宝物”,也从河水中被震飞,甩至高空。

  全场上百名元婴期修士,纷纷横空掠起,冲向各自锁定的“宝物”,遇到竞争者,皆毫不犹豫的施展杀伐术,轰击而去。

  砰!砰!砰!

  顷刻间,本是宁静的葬河边,已然沦为战场。

  不管是有没有抢到“宝物”者,皆被牵入战场内。

  抢到“宝物”的人,立马就发现自己抢到的只是一件废物,又将目光锁定向其他人。

  没抢到“宝物”的人则格外眼红,拼命朝有“宝物”者下狠手。

  场面异常激烈。

  ……

  葬河之下,徐哲仰头看着这一幕,惊叹不已。

  终于见到了熟悉的修仙世界。

  不管有多高科技的文明入侵,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但人性的本质似乎还是永恒不变、

  不一定都是善,也不一定都是恶,但一定是趋利避害。

  徐哲也突然明白,那九十九个人,其实并没有给这世界,带来多大的改变啊。

  “突然觉得这么做似乎不太好,把好东西都选走了,次一点的又被那把青铜剑给吞噬了,剩下这些一言难尽之物,估计连普通百姓凡人都瞧不上,他们却争得头破血流……”

  徐哲微微皱眉:“这样算下来,我也是这场战争的挑拨者,与人性是共犯,算了,还是告诉他们真相吧。”

  哗!

  葬河河面又暴起一阵水花,徐哲从中踏出,落向了地面。

  但几乎没人去关注这点动静,以为是哪个修士被打死了掉入葬河。

  “诸位,无需再打了,那些东西皆是废料,你们抢回去了也没用的。”徐哲望向半空,放声喊道。

  徐哲?

  终于有人将目光投来,随即大惊失色。

  卧槽!

  十天不见,这位徐天骄的头发怎么留这么长了?妈的更帅了啊!

  不过葬河复苏,这家伙居然还不死?

  离谱!

  “轰!”

  众人又继续大战,不再理会徐哲。

  唯有一人扫了徐哲一眼后,放声喊道:“徐哲,既然你说这些都是废料,那便将法宝交出来。”

  此话一出,不少人目光一闪,再次看向徐哲。

  这些人显然已经拿到过几件“宝物”了,毫无疑问,到手后就知道是废料。

  但对于徐哲的话,他们仅是半信半疑,毕竟这一次葬河出来的东西太多了,万一有好东西掺杂在里面呢。

  可现在有人喊了一声,反倒提醒了他们。

  与其在这里拼命厮杀,抢一堆不知是不是“废料”的东西,倒还不如对徐哲下手,至少能确保得到一件法宝。

  众人一边大战,一边忍不住迟疑起来。

  “李寻荒,我记得我说过要教育你,你不仅不收敛,还挑唆其他人对付我?”

  徐哲看着不远处的李寻荒,笑吟吟道。

  刚刚喊话挑唆之人,就是李寻荒。

  这家伙金丹后期的修为,没有加入战场,但一直在附近徘徊,飞剑也祭出悬挂在半空,看似在防备,实则也在准备偷袭别人。

  “我不屑于挑唆些什么,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又不是剑修,为何要霸占一把法宝阶飞剑?”

  李寻荒冷笑,戏谑道:“何况以你的实力,你觉得你有资格拥有法宝么?现在不交出来,离开秘境后,恐怕也会被别人抢走。”

  “法宝而已,你想要?敢过来拿吗?其他人若有想法的,也可过来试试!”徐哲平静笑道。

  同时迈步,径直朝李寻荒走去。

  “诸位,听到徐哲的话了吗?他亲口说了,有能耐者皆可以抢他。”李寻荒大声喊道。

  然而半空中大战的上百名元婴期,却迟迟没人肯出来,当第一个动手之人。

  若是放在以往,他们不会有任何迟疑。

  但现在天机道的人分明就在附近,加上徐哲被朱雀军罩着,外加不少宗门势力,也已经表态向徐哲示好。

  这种情况下,谁敢第一个出手?

  毕竟事后不管徐哲死在谁手中,第一个出手之人肯定得背锅,会被狠狠清算。

  李寻荒显然没意识到这一点,身为李纯刚的第三弟子,背景雄厚,并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样考虑甚多。

  他也本以为胜券在握,法宝当前,谁能忍得住。

  却没想到这一番话下来,竟然没人搭理他。

  甚至他的五名元婴期同伴,此刻都在远处高空卷入了战场,正在缠斗,根本无闲暇理他。

  而此时,徐哲还在向他走来。

  虽然面带笑意,可李寻荒感觉不到有丝毫的善意,甚至觉得有点莫名的颤栗。

  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何会有熟悉感。

  直到徐哲走近面前,手里五指一握,拽成拳头后。

  李寻荒陡然恍然明悟,想起了这种熟悉的感觉。

  孩童时期,还未拜入李纯刚门下,更为接触过修炼时,他但凡犯了错,躲在家里,父亲回来后便拿着藤条,向他走近,他心里也是有这种不安与局促。

  “见鬼了,这特么什么情况?我凭什么要怕他?”

  李寻荒反应过来,心中恼怒不已。

  他早就将他那个老父亲杀了,从那之后就再无不堪的过往,再无过不去的童年阴影,人生道路上只留下胜利的象征。

  可现在,徐哲竟令他回想起那个老父亲。

  “徐哲,你想干什么?”李寻荒愤怒大吼,有心想出手抢占先机,但一回想徐哲打死那个瑶池元婴强者的画面,他就有点犯怵。

  下意识的,他后退了一步。

  “我乃李纯刚的弟子,你胆敢再靠近,别怪我出手对付你。”李寻荒色厉内荏道。

  徐哲笑而不语,继续前行。

  李寻荒忍不住一退再退,大喊道:“混账,你听不懂我的话吗?不要再过来!”

  同时,他朝远处几名元婴同伴传音,焦急道:“速来助我。”

  那五人正在联手争夺一件“宝物”,眼看就要到手,根本不舍得放弃。

  “李大人,你先撑片刻,我们马上就来。”其中一人朝李寻荒回应道。

  “该死的!”

  李寻荒恼火不已,自己暗地里的那层身份,比这几人都要高。

  但这几人现在竟敢不听令于自己,讨价还价拖延时间。

  “徐哲,别忘了,我师父是李纯刚!”看着越来越近的徐哲,李寻荒大声喝道。

  “李纯刚那傻帽是怎么想的?竟收你当徒弟?”徐哲终于张口回应道,语气十分的平淡。

  可这话也清晰落入不少人耳中,令许多人一惊。

  这位徐天骄这么猛?

  居然敢骂李刀神?

  “你找死!”

  李寻荒却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李纯刚凭什么不能收自己为弟子?

  愤怒之下,头顶上悬挂的那柄飞剑,终于化成流光,冲向徐哲。

  飞剑散发出磅礴的煞气,所到之处,空气中皆被凝结出一缕缕冰霜,飘落地面。

  “以煞养剑,霜降人间,冰封万里,疾!”

  李寻荒口中念念有词,双指一凝。

  轰!

  那柄飞剑瞬间爆发一大片风雪,白茫茫一大片,在半空凝结,将徐哲覆盖其中。

  霜寒之气,隐于煞气中,吹拂向徐哲。

  “咦,这法诀有点意思。”

  徐哲眉毛一挑,李寻荒的剑诀施展出来后,还挺像虚空风刃的,皆是将杀招暗含于微风之中。

  不过比起虚空风刃的那种无影无形,李寻荒这剑诀显然差太远了。

  不仅隐蔽性差,威力也差,毫无可比性。

  “破!”

  徐哲安然无恙,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

  一步踏出,落地。

  砰的一声,身后整片风雪世界破碎,消散无影。

  “什……什么?”李寻荒顿时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

  煞气养剑这么多年,对上徐哲,竟连他的毫毛都伤不了。

  “跪下!”

  与此同时,徐哲身影一晃,出现在李寻荒面前,平静喊了一声。

  李寻荒瞪大着双眼。

  砰!

  一只大手骤然按在他头顶上,宛若一座巨山压顶,磅礴的气势,硬生生将他拍跪在地。

  “谁让你派人来杀曲红袖的?”徐哲冷着脸问道。

  “徐哲,你敢这么对我,你……”李寻荒缓过神来,恼羞成怒,放声咆哮。

  砰!

  徐哲再次一手拍落,重重扇在他脑袋上。

  “谁让你派人来杀曲红袖的?”徐哲再次问道。

  “徐哲,你……”

  砰!

  “谁?”

  “……”

  砰!

  “说话!”

  “……”

  砰!

  一巴掌接连一巴掌,李寻荒跪在地上,竟已然头破血流,整张脸淌满了鲜血,看上去无比狼狈。

  徐哲每一巴掌落下,都将他脑袋震得眩晕,令他双眼开始涣散。

  在场众多元婴修士看在眼里,满脸骇然。

  徐天骄那看似轻轻的一巴掌,杀伤力这么恐怖?

  “住手!”

  终于,远处那五名元婴修士看不下去了,暗骂李寻荒废物,但也紧忙掠身赶来。

  “杀他,杀了他,我要这个狗东西死在我面前。”李寻荒慢慢恢复神智,看到五名元婴同伴赶来,终于看到了希望,大声吼道。

  “砰!”

  下一刻,徐哲再次一巴掌拍向他脑袋,鲜血迸溅而起。

  “见到我第一面,就对我无礼,你不把我当长辈,我也懒得将你当后辈,索性不跟你计较。”

  砰!

  又一巴掌落下。

  “但你得寸进尺,派人杀我和曲红袖,是谁给你的狗胆?”

  砰!

  “我进葬河之前,分明还提醒过你,你却不收敛,还挑唆其他人对付我?”

  砰!

  “你现在还敢骂狗东西?拿你师父出来压我?”

  砰!

  “你回去问问李纯刚,他站在我面前,敢不敢对我这么说话?”

  砰!

  “但是很遗憾,你回不去了。”

  砰!

  最后一掌落下。

  李寻荒的脑袋瞬间被拍出一个血洞,体内气息尽断,竟就这样被活活拍死了。

  “脑子里也没进水呀,为何会这么蠢?”

  徐哲往脑袋上的血洞看了一眼,淡淡说着。

  随即,目光一抬,看向那五名正好落下来的元婴修士:“他死了,不如你们来说说看,是谁派你们来的?”

  “你……”

  五名元婴修士一脸惊愕。

  本以为徐哲就只是教训一下李寻荒,却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掌之下,李寻荒竟然被拍死了。

  这情况完全超乎他们的意料。

  半空中不少修士也注意到这一幕,眼神闪烁。

  这似乎是个机会,待会打起来,若是徐哲落入下风,他们可以隐藏身份,趁乱杀人,夺走法宝。

  “岂有此理,你怎敢下此杀手?”

  这时,五名元婴期中的一人怒斥。

  他直接祭出法诀,杀向徐哲。

  另外四人也不多废话,身形一晃,掠向四方,从不同的方向,联手攻伐。

  “轰!”

  徐哲更加干脆,满头长发随风扬动,一拳抡向前。

  破神妄!

  结丹期的修为,加上半步霸体肉身,神识之力合而为一。

  那超凡恐怖的拳劲,瞬间在半空化作一个狼头,张着血盆大口迎向前。

  砰!

  狼头状的拳劲,大口利齿一合。

  那名最先出手的元婴修士还来不及反应,瞬间崩成一团血雾,当场毙命。

  徐哲迅速转身,面对另外四名元婴修士,又是一拳轰出。

  砰!砰!砰!

  四个人,带着满脸惊恐的表情,瞬间炸成一团团血雾。

  “唰!”

  顷刻间,全场死一般的沉寂。

  半空中大战的上百名元婴强者,此时皆呆愣当场,头皮发麻,脊背生寒。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