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上手实践_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米阅小说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第532章 上手实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32章 上手实践

  傅枝眼里的不羁和暗含的不满十分明显。

  她是的的确确,根本没把所谓的重案组四队队长给当回事。

  摆明了要谈可以,但得一队亲自来谈。

  四队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其他队友知道他没把傅枝招到重案组之后被“啪啪——”打脸时候的嘲讽笑意。

  四队的脸上挂不住,但心里又觉得,同样都是大佬,孤傲狂不羁点也是正常,他知道和傅枝聊不出什么,便往后退了一步,另想它法。

  警局送傅枝的车子缓缓驶离。

  四队灰头土脸地回到车上。

  六队江宁北挑了下眉,看见他落寞的神色,明知故问,“怎么样,四队,她说来咱们重案组吗?”

  四队心口一梗:“她……”

  “这还用问吗?”四队的话没说完,七队第一个凑上前,一脸的自信道,“咱们四队是谁啊?这都亲自出马了,她肯定欢天喜地喜极而泣答应来重案组了吧?是吧,四队?!”

  四队:“……”

  是个der啊是!

  非专业人士就不要在这强行捧哏了吧?

  捧的也太业余了!

  四队挥了挥手,厚着脸皮支吾,“差不多说好了,她挺佩服我的,我和她直接惺惺相惜,她想和我做个朋友,所以不方便来我队伍里当下属,听她的意思可能是更想去一队的队伍里当队员,到时候让一队联系一下她。”

  闻言,车内安静了片刻。

  重案组现任的一队队长,刚一来到重案组就通过雷霆手段镇压了二队和其他几队,可以说,原一队在位的时候,由于其废物和懒惰,经常被二队带头打压。

  但一队来了之后,时常被打压的就是二队。

  除了整个重案组的首领,传闻中,八队的亲爹,整个重案组没人敢在一队面前横,大家心里多少都清楚,这种人离开了重案组,肯定也是个呼风唤雨的大佬,平日里连他们甩都不甩一下。

  傅枝要去一队,让一队亲自接见她。

  不好意思,江宁北都觉得傅枝在这里白日做梦。

  四队和五队是真的惜才,两个人对视一眼,最后把电脑从座位里翻出来,联系了一下一队。

  ——

  另一边,厉氏别墅。

  顾宴期手里拿着一份刚刚整理好的文件,翻了几页,站在厉南礼面前,“你之前问的f洲的事情,我去查了,你是去过一次,执行任务,救了几个人质。”

  厉南礼抬眸,清浅的桃花眼漫不经心地眯了下,“然后?”

  “我看了下,你救的这些人质里,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除了有个小光头,他的信息,是没有被划入档案的,不过,”顾宴期神色认真道,“不被划入档案这种情况,一面是小光头背后有人,上面压住了,另一面就是,无父无母,没什么背景,人被救出来之后就死了,没来得及采集信息。”

  顾宴期本身是比较偏向第二种情况的。

  因为他是亲自跟着厉南礼一起去f洲进行那场营救的。

  他记得挺清楚的,当年国际重案组的部分专家联合m国的一些权威医生做的活体研究,里面收录了几个基因异常优异的个体进行了为期三个多月的研究,试图大手笔的用科技去改造全人类基因序列。

  而这个所谓的活体研究,过程多不人性化先不提,就说活体研究的消息被走漏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小道消息传重案组破解了人体基因,研究出来了可以激发人体潜能,重新改造人体素质的药物,为此,不少人蠢蠢欲动。

  这其中就包括马克阿诺德他们在内的鬼影堂,他们是第一批冲到研究室,大规模狙击专家医生,控制研究室,企图掌握先进医学的组织。

  他们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有十多个国际组织联合,配合鬼影堂的行动。

  那次的营救任务,由于对方都是国际上有名的杀手,反侦查能力很强,为了确保人质的安全,实行的十分困难。

  顾宴期是根本不相信所谓的用医学科技改造全人类基因的说法,或许其他人不清楚,但他一个懂医学的人是很明白的,这种活体研究都是有很强的后遗症,可以说是踩在活人的命上做研究。

  顾宴期猜,厉南礼救出来的小光头,应该也是被药品腐蚀,头发会像癌症病人做化疗放疗一样掉头发,所以提前剃了,毕竟他的症状是所有被带去活体研究里最为严重的一个。

  自从这以后,活体研究项目被迫暂停。

  所以,顾宴期看向厉南礼,对他旧事重提的态度很迷茫,“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个小光头,”厉南礼捏了捏眉骨,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你再去查查他。”

  “嗯?”

  顾宴期不明白,“查他做什么?”

  他怎么好像隐约记得,当年解救的那批人质里,就小光头看上去不是被迫进行人体研究的,被他们救出来的时候,还眼巴巴的望着研究室抹眼泪。

  对方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与你无关。”

  顾宴期:“……”

  你让我查他,你和我说雨我无瓜?!

  顾宴期一脸冷漠,“你这样我没法和你好好玩耍,也没法帮你查人。”

  “那怎么,”厉南礼理了理袖口,“要我跪下给你道个歉吗?”

  顾宴期:“……那真是太见外了。”

  而且他瞅着这架势,最后谁跪还不一定呢。

  正想着,厉南礼放在桌面上的电脑“滴滴滴——”的闪了下。

  顾宴期先一步退出去。

  厉南礼伸手,把电脑打开。

  又是重案组打来的视频电话,他点了接通,界面内的摄像头内划过了厉南礼放在电脑上的手。

  只一闪而过,却能明显的看见他白皙、纤细的指尖和手背上的青色血管,端看手骨,便觉得他是个文雅清隽的男人。

  至少在这一刻,视频另一边的四个队长无端的松了口气,没有那么紧迫的压力。

  打开电脑的厉南礼看见对面接通视频的只有四个队长,微抿了下唇瓣,就要挂断视频通话。

  他的视线跟着移开,落在了傅枝临走前没有清理好的一个文件包里。

  看格式,里面应该存着不少视频,不过是被层层加密过的,需要破一下密码。

  “一队。”四队看出了厉南礼准备挂视频的欲/望,先一步开口道,“我有件事情,可能有点太麻烦你了,不知道该不该说。”

  厉南礼面无表情,“既然知道麻烦,那就该有不说的自觉。”

  四队:“……”

  什么清隽儒雅,他怕不是瞎了吧。

  “其实就是四队和我们看上了一个很厉害的大佬,在专业领域确实是有过人之处的,原本我和四队是想把她招揽到自己的队伍里,不过看她的意思是更倾向于一队。”

  都是莽夫,不是啥文人。五队不想让四队在这搞文人舞文弄墨那一套墨迹时间,当下就把目的秃噜了出来。

  所以呢,以为自己是皇帝选妃吗?

  还在这挑上了。

  厉南礼是根本没看上重案组这些队长的,实力都不在一个水平上,对他们所谓的强,不抱任何期待。

  嗤了声,点评那位要来一队的,妄图走后门的大佬,“不知所谓。”

  四队:“……”

  五队:“……”

  行吧,人没给塞进去不说,梁子还结下来了。

  “还有别的事?”声音又冷又无情的。

  男人说着话,指尖在键盘上随便敲了敲,很快,大内存的视频包密码被破解。

  “没事没事。”四队连连摇头。

  厉南礼要挂视频,这时候,六队江宁北实在没忍住,嘟囔:“也不必非要进一队吧,傅枝那个实力本来就挺强的,当个队长也很ok啊!说不准她还就是我们重案组的队长呢。”

  他反正是见不惯傅枝被嫌弃来嫌弃去了。

  真的,不是他要挑拨离间,也不是他不爷们,今天过后,他一定要把一队嫌弃傅枝的事情告诉当事人!

  尤其是听说两个人一起哔哔另一个人能加固彼此的塑料友情。

  他想和傅枝再加固一下泡沫般易碎的情意。

  厉南礼准备掐断视频的动作一顿,“傅枝?”

  尽管经过了特殊处理,也能听出他的声音变了变。

  四队点头,“是傅枝,你的意思我们明白了,你不喜欢她,厌恶她,觉得她不自量力,但我们喜欢她,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肯定要她上我们的船!毕竟她车速很快。”

  疯狂被造谣不喜欢傅枝的厉南礼:“……”

  似乎是停顿了片刻,他才调整好心态,怎么听四队的话,怎么不舒服,“不必了。”

  “必的必的。”四队还没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我们都爱死这个小可爱了,从没觉得她不自量力。”

  “……你爱才我替她心领了。”

  厉南礼深吸一口道,“不过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她一心想要我这个人,我会亲自去接待她。”

  四队:“???”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她好像不是奔着你这个人去的,而是奔着你的队伍去的,甚至有种要取你狗命的既视感。

  完全不想被打扰的厉南礼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指尖刻意移到左侧,随手点开了文件包里的视频。

  视频的第一秒,背景昏暗。

  视频的第二秒,大概是被剪辑过,直入正题。

  完全可以被打码的视频“嗯嗯啊啊”的响起来。

  因为没有提前设置,声音清晰的传入了电脑的另一侧。

  厉南礼:“……”

  众人:“……”

  厉南礼第一时间抬手,掐断少儿不宜的视频。

  会议室内,气氛凝结又安静。

  厉南礼不太自然的咳了一声,有红晕顺着他的耳根,一路蔓延至紧绷白皙的下颚线条。

  喉结轻滚,他不疾不徐道:“就这样,你们还有别的事情吗?”

  一队不亏是一队,车轱辘都撵到他们脸上了还能面不改色。

  五六七队连连摇头,“没有没有。”

  他们可算是知道为啥一队忙了,特别有眼力见的要跪安。

  倒是四队,小心翼翼道:“那个,一队,多有冒犯,我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给我分享一下链接?独乐了不如众乐……”

  “啪——”的一声。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电脑屏幕就黑了下来。

  只余下一队打到公屏上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四队:“……”

  骗鬼去吧!

  他都听见声了!

  ——

  警局的车是不太方便入鸢时别墅的,而且小司机技术不太行,过秋凌山的时候手一个劲的抖,傅枝干脆从车上下来,自己往山上爬。

  跟着叶九从奶茶店里出来的许薇问了下傅枝在哪,她说,“那你等等我吧,我们去接了你爸爸,咱们一起爬山,就当是散步了。”

  这是许薇第一次爬这么危险的山道,山道内还不时有赛车呼啸而过。

  她不禁有点感慨吴齐之前说的安全地段的别墅,想着以后有钱了,也要带着崽子们搬进去住住,就不用把腿着走回家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傅枝和叶九走在许薇和陆景清身后,完全战五渣的许薇整个人被陆景清背在背上,走了两步就走不动了。

  叶九蠢蠢欲动,时刻准备着也让傅枝背他一起爬。

  傅枝没注意叶九,看着厉南礼发来的语音消息,把耳机带上。

  下一刻,男人缱绻又温柔的声音从耳边传入。

  “枝枝,”他问她,“视频哪里来的?”

  他说的应该就是那天她没来得及删除的文件包。

  傅枝言简意赅:“我特地下载的。”

  瞅着是四队那加密的视频,应该挺重要的,她就顺手牵到了厉南礼的电脑里。

  说话时,语气中还有种珍藏功与名的意思。

  微信的页面上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这次时间有点久,那边应该是写好了又删除,干脆又问了句,声音有些沙哑:“特地下给哥哥看的?”

  “差不多吧,你看我看都行,”如果是重案组的加密文件,想来也可能是什么新研制出来的黑科技,“我这边这方面挺有研究的,不用过多了解。但这些视频应该对你挺有帮助的,你多看几个,看多了方便你上手实践。”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