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趁火打劫1_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米阅小说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第698章 趁火打劫1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98章 趁火打劫1

  第698章趁火打劫1

  傅枝说是十分钟,自然是抠着字眼,一分不快,一分不慢的。

  黑色的奔驰,被她在路上开出了一种势如破竹,国际赛道顶级赛车手赛车的惊心动魄之感。

  车外,“嗡——嗡——嗡——”的机油引擎声在耳边震天的响。

  车内,许杭扒着扶手,整个人跟着车子的推背力左摇右晃,放声尖叫:

  “啊啊啊!!!……傅,傅同学!停……啊!停车哇!”

  再这样开下去,他的小命都要吓没了啊!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正委屈着,只听见“唰——”的一声,又是一个漂亮的漂移,车子稳稳的停靠在了医院前。

  “到了。”傅枝摘下墨镜,替一脸惨白的许杭拉开了车门。

  然后就听见“呕~!”的一声。

  三四十岁的男人,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楚,软了腿脚,扒拉着车门,一个劲的往外吐。

  “许教练,你没事吧?”傅枝吓了一跳。

  许杭百忙之中抬头,生理性的泪水都被刺激出来了,“傅同学,我俩差点天人永隔啊!”

  傅枝:“……”

  倒也是不必把她要谋财害命这事说的如此的清新脱俗。

  医院里面是危在旦夕的孩子们,医院外面是吐的天昏地暗的自己。

  许杭恨其不争,询问傅枝,“你能找个担架抬我去医院吗?”

  刚刚给孙三针发完消息的傅枝温柔又不失果断的拒绝道:“你这是头晕眼花又不是头掉了需要我给你抬棺,大白天做什么扯些不找边际的话。”

  “……”

  ——

  傅枝和许杭一路折腾着,好不容易到了医院的时候。

  小何正瘫软在手术室外冰凉的地面上,抱头痛哭。

  手术室外静悄悄的,两扇巨大的玻璃门隔绝了两个世界,宽敞的长廊里,没什么人。

  只能看见门上边红色标识的“正在手术中”几个大字。

  许杭看的瞳孔一缩,急忙跑上去,“小何,你怎么在这坐着?!手术室里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许哥!”听见熟悉的声音,小何肿的核桃一样的眼睛才抬起来,“现在手术室里的是小赵,医生说他胳膊手上太严重,玻璃划破了血管,脑袋也撞破了……说得做个手术,及时治疗,不然……”

  “都怪我!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他们!都是我的错!”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小何说着说着,就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也是不知道了,他们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

  偏偏在大家都上了一辆车的时候出事。

  “这事不能怪你!”

  许杭抬手去拍小何的脊背,尽管自己也难受,还是得忍道:“真要算起来,也是怪我不该让他们来欧阳家训练!小何,现在不是揽责任的时候,你得先振作起来!”

  “……嗯。”

  黏你的汗珠顺着鬓角淌落下来,许杭紧张又焦虑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小赵是国家队里最大的王牌,也是昨天真人PK里,因为不太熟悉地图和环境最后被欧阳环奈淘汰的学员。

  他的能力是有的,各项指标特别突出。

  许杭还指望着小赵去到国际舞台给国家争光!

  结果呢——!

  小赵受得不是小伤,伤筋动骨一百天,就剩下三个月就要开展国际比赛,他要是不能保证每天都参与训练,水平一定会有所下降!

  当然,这还都只是最好的保守估计,若是小赵伤了胳膊,那以后……

  手术室里不断的传来“滴滴滴——”的声响,听着就让人心脏一揪一揪的跟着疼。

  傅枝跟在许杭后面找到了手术室,眼看着两个大男人所在犄角旮旯黯然落泪。

  傅枝:“……”

  傅枝哽了一下,开口道:“倒也是不必太难受,他那个胳膊,只要不是被拿电刀从中间隔开再接上,是不会影响他的职业生涯的。”

  傅枝对她的医术还是有绝对的自信的。

  但许杭不懂啊,他勉强一笑,“你别安慰我了傅同学,我什么都能接受。”

  傅枝:“……”

  哦,可你的表情好像不是可以接受的样子。

  正想着,就听见“滴——”的一声长音。

  手术室的大门被拉开,一个带着白色口罩的男人走了出来。

  身后跟着一个看上去不是特别高的小护士。

  “谁是患者家属?”医生目光在四下打量了一番。

  “我!”许杭走上前,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医生,是我!我是患者的教练,他父母不是京城人士,我已经通知了他父母来医院!现在有什么你可以和我说,我有监护他的责任。”

  “医生,我们小赵怎么样了?”小何也急忙上前询问道。

  “哦,那就行,你监护他就行,是这样的,”医生把口罩摘下来,露出了一张年迈的脸庞,看上去大概五六十岁的样子了,似乎是没有休息好,整个人很疲惫,不过眼神犀利,老态龙钟,发白的鬓角,配上崭新的手术服,给人一种世外高人,华佗在世的大佬感。

  他语气温和,一面说,一面摘下一次性手套道:“我已经很尽力了,但是不得不说,我很抱歉。”

  “什么?!抱歉?!”

  许杭的脸色一白,承受不住打击,整个人瞬间苍老几十岁,站都站不住了,“你,你是说……他……”

  许杭瞬间就改了口,“医生,别这样,你再想想办法吧……我才四百个月大的岁数,我什么都承受不住啊!”

  “哇——!”他身边的小何也是一拍大腿,急忙伸手,去扯老者的胳膊,“医生,呜呜呜!求求你了,他还那么小,他不能死啊!我答应他父母要好好待他的!呜呜呜!”

  小何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孙三针:“???”

  都四百个月大了,这可别是个巨婴吧。

  孙三针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怎么回事?”这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了一道女声。

  孙三针注意到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发现是傅枝,顿时眼前一亮,“老……咳,是这样的。”

  “我很抱歉,我们院的主任被我换下来,没有通知你们,我就对患者进行手术。”

  许杭and小何:“……”

  “不过手术很顺利,这些孩子我伤口我都有给他们一次处理过,可以保证不会影响他们打职业比赛。”

  许杭和小何的眼泪还挂在睫毛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是留下来还是咽回去比较好。

  反正对孙三针说话大喘气这点,俩人是保留了十二分的不满的。

  不过人家大夫还是救了小赵的,俩人又是拉着孙三针的手一阵感谢,“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救死扶伤,医者本分而已,不必感谢。患者进行手术没什么大碍,等转到病房后你们可以进去看他,药方也好了,到时候按照说明吃药。注意,短期之内他的手臂不能进行任何剧烈的运动。”

  孙三针对着两人一一交代,眼神却时不时扫过傅枝。

  仿佛在看一块到嘴的肥肉,生怕肉长了翅膀就飞没了。

  小何脸色一变,“不能有剧烈运动,那他还怎么训练?”

  孙三针皱着眉,心想这孩子怎么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还问个没完没了了呢?

  训斥道:“到底是训练重要还是他这条胳膊重要?他的伤势你也看过了,即便是找最好的大夫,也不能保证在短期内痊愈。万事都是要循序渐进的,他不调养,他怎么用手?”

  “好了!”眼看着小何还要和医生掰扯,许杭感觉拉了他一把,对着孙三针鞠躬道:“……谢谢医生!”

  孙三针“嗯”了一声,一脸的矜持道:“别在这堵着了,你俩快去看患者吧!”

  只有你俩滚蛋,我才能和我们美枝枝聊天好吗?!

  孙三针心里可急死了,恨不得用鬼门十三针给这俩人扎死!

  终于,面前的俩人因为关心学生,忽视了傅枝,急急忙忙就走了。

  孙三针可算找到机会了,拖着年迈的身子蹦蹦跳跳跑过去,“老师!老师!您怎么来京城了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小孙给您请个安吧!”

  他脱了身上的手术服扔到垃圾箱里,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就要给傅枝来一波磕头。

  被傅枝眼疾手快捏住了后脖颈,“免了,大清早亡了。”

  她很懂事道:“心意收到了,小孙,我们师徒二人许久不见,不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有什么感恩之情,微信转账就能反应出来!”

  正所谓感情深,来转账!

  因为富则兼济天下而一穷二白的孙三针:“……老师,要不还是整整这些虚头巴脑吧,不然该显得我大逆不道了!”

  傅枝哽了下:“你可真是个把穷说的清新脱俗,理直气壮的小天才呀!”

  孙三针羞愧,“师傅谬赞了!”

  傅枝:“……”

  傅枝就这么盯着孙三针。

  孙三针被盯得有些受不住了,带着傅枝去了办公室后,给傅枝泡了一壶雨前龙井,这才挠了挠头,“师傅,您还没说,您这次来是做什么的呢!”

  “拿了人家的钱,就过来参加个射击比赛。”

  “国际的射击比赛?”孙三针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对劲。

  傅枝“嗯哼”了一声,“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是有问题啊!

  问题可大了去了!

  孙三针拉了个椅子坐傅枝跟前,“您知道今天他们这车祸是咋回事吗?我来的路上可看见江宁北那边的人了,人家给我说,和许杭他们车队撞一起的可是m国那边的车辆!”

  “如果只是m国的车辆,也不排除是意外的可能吧?”

  “怎么就排除了?!江宁北他家那边找人去了现场,一调查,撞国家队的车子是m国那边派来交流的选手,当然了,并不是他们的选手和咱们的选手中的车,而是照顾他们选手保姆的那辆车和咱们所有的选手撞上了!”

  孙三针可不信,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儿,怎么就赶到交流赛之前,他们的保姆车就能装了国家队专业选手的车?

  说的再不好听点儿,就是他怀疑,m国不要脸,拿了一堆保姆的胳膊用来换职业选手的胳膊!

  “这就是你让我来手术室做手术,不然就他们这个受伤情况,那男娃胳膊留下后遗症没跑了!”

  傅枝的眉眼凝着,没说话,只是表情不太好看。

  如果孙三针的预测是真的,那一个车祸,或许并不是他们最根本的目的。

  总是要有后招的。

  不过这不是孙三针能管的事情,他拿了把扇子,给傅枝扇风,“老师,您这次打算在这待多久?最近京城新开了几家味道不错的店面,小孙陪您去尝尝吧?”

  待多久?

  还不是要待到训练结束,方才能完成赌约,以及……问心无愧地把欧阳奉给她的公司吞并进去。

  可总住在京城……

  好久都没有看见叶九他们了。

  而且,参加射击,许杭又给了她写过的手册,搞得不少人都用那个训练方法,傅枝有些羞耻。

  像是从小搞得恶作剧和沾沾自喜被公之于众。

  京城她是一秒也不想多待了。

  可是不行。

  唉。

  她还要学习打靶子之类的,不是很熟悉的技能。

  再一次被勾起了这种伤心事儿,傅枝喝了口茶,叹息,“怎么也得把我自己榨干了,开发了所有的技能才能回吧。”

  孙三针:???

  您这是说的什么虎狼之词?!

  ——

  另一边。

  重病监护室外,许杭和小何两个人急急忙忙地跑进去。

  重病监护室外,刚刚退出来的小护士们关上了房门,轻手轻脚地往外走。

  在护士站的其他护士注意到她的小心,调侃,“你贼眉鼠眼的做贼呢?”

  “唉,你们懂什么!”小护士往重病监护室指了下道:“这里面住的可不是普通人。没看吗,就是个小手术,不光咱们主任和院长出动了,就连孙三针,孙老前辈都出动了,指不定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呢,可不得好好伺候着!”

  小护士正在说着的时候,门外忽然又涌进来了一批人,为首的男人是国家队的运营方,他找到了许杭,开口道:“许教练,不好了!m国来交流的选手,约我们和他们打交流赛切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