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番外2:团宠枝枝三岁半_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米阅小说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第762章 番外2:团宠枝枝三岁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62章 番外2:团宠枝枝三岁半

  第762章番外2团宠枝枝三岁半

  叶四走到了别墅外的停车区域。

  冬意正浓的季节,零碎的雪花在头顶纷飞,夜里的路灯拉长了少年挺拔的背影。

  他踩在松软的白雪堆上,脚下发出“咯吱——”的声响。

  停车场的大门被他推开,透过路灯,隐约可见路虎副驾驶的上有团模糊的影子。

  是,被落在车上的妹妹吗?

  叶四的心跳快了一拍,他快步向前走去。

  面上心如止水,实则内心懊悔自己没有学个电焊或许在接下来无法让妹妹眼前一亮的叶四抿着唇,小脸严肃地去拉车门,正准备迎上奶唧唧夹杂着草莓糖味儿的妹妹。

  然而——

  “呜~!”随着车门被用力向外一拽,车里传来一阵细微的呜咽声,“好痛!”

  奶团子的哭腔从车里传出来。

  叶四被吓了一跳,兵荒马乱间低头。

  透过车窗,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嫩嫩的小猪鼻子。

  精致的小姑娘整张脸贴在窗上,两只小爪爪一左一右张开贴在脑袋两侧,挤压着车窗,紫葡萄一样的眼睛扑闪扑闪,鼻子嘴巴都因为用力去帖车窗被帖变了形状,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整个人像只迪士尼在逃憨憨小猪。

  叶四:“……”

  叶四默默放下手,不太懂现在小孩子喜欢的把戏,想了下,问她,“需要帮你拍张照吗?”

  傅枝:“!!!”

  “不要,不妖!”小奶团子委屈的要掉金豆子了,“不妖给,只只派!”

  她含糊不清的拒绝,艰难地从嗓子里往外蹦字。

  叶四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小的小姑娘。

  竟然可以把整个身子缩在不大的驾驶座上!

  葡萄一样的眼睛,樱桃一样的小嘴,奶油蛋糕一样的皮肤,头发像是黑布林!

  ——总结:我超爱她!要找机会抱抱她!!!如果她不介意还要咬她一口尝尝看!她长得好香!!!

  叶四冷漠的小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微微俯下身子,喜欢藏在心底却从深蓝色的眼睛里溢出来,潋滟着秋水般的温柔。

  “不拍照,”少年的声音如潺潺清泉般动听,清冷,指尖点在车扶手上,试探性地问,“是傅朝他……咳,是傅朝爸爸带你回来的吧?你要不要下车和我回家啊?”

  “籽籽要!”

  傅枝好艰难,却又克服重重艰难生怕被丢下一样赶紧回答。

  说完这句,又费力地翻白眼往上看,撞上少年大海色泽的眼睛,那一瞬,有种被世间万物包容的错觉,直刺的她眼角发酸,小嘴一憋,当下哭出声道。

  “可,可素……大哥哥,籽籽的舌头贴到窗夫上下不来了!呜呜呜~!”

  “粑粑走的好快,籽籽来不及叫他。”

  傅枝好难过,傅枝好伤感,不明白为什么不小心把舌头撞到窗户上就收不回来了。

  “籽籽舌头好麻!籽籽是不是要死掉了?还有好多钱没有花完呜呜呜……”

  小姑娘的金豆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叶四这才就着窗外的光看见小姑娘被冰层焊死在车窗上的小舌头。

  “……”

  冬天的京城是有些冷,加上傅朝这车子也没停在地下车库,偶尔叶九坐在他副驾驶上回家忘关车门,导致车窗内也有厚厚的一层冰。

  傅枝舔着车窗,就跟着大冬天去东北的马路牙子上舔冰棍和铁管子没什么区别。

  被黏上了,也很正常。

  怪不得他一开车门小姑娘说痛,多半是因为舌头黏在上面被他给扯疼了。

  不是什么大事,他拿沾了热水的棉签给小姑娘润润舌头就能把人抱下车。

  可看着妹妹哭的这么厉害。

  叶四从驾驶座钻进去,从后贴近小姑娘,温热的气息洒在奶团子的耳朵上,“难搞哦。”

  他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道,“要是想把枝枝救下来,我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这嘛蓝嘛?”

  小奶团子瞪大了眼睛,黑色的杏眼扑闪扑闪,透过不甚清晰的车窗倒映在叶四眼底。

  “辣不要,大哥哥。”枝枝想着她可能要完蛋了,不能再完蛋另一个小哥哥。

  还是让她安静的自己死自己的吧。

  就是莫有想过,刚见到爸爸的第一眼,就是永别。

  听说爸爸在别墅里还有九个儿子。

  枝枝还没来得及见他们一眼,也没有在九个哥哥哪里享受过天伦之乐,儿孙环膝。

  想想就伤感,眼泪花在眼底酝酿。

  “籽籽死的好窝囊呜呜呜!”

  枝枝再也没办法梨花带雨了,整只团子嚎啕大哭。

  温热的眼泪珠子让厚重的坚冰有了融化的痕迹。

  叶四:“!!!”

  叶四不能再等着傻妹妹脑补了。

  眼看着就要错过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叶四急忙道,“你既然叫我一声大哥哥,就是我妹妹了!大哥哥罩着妹妹是应该的,我豁出命都会保护你的!”

  他深情flag让不晓世事的枝枝泪眼汪汪。

  正要说点什么感动的话,就感觉到眼前一黑。

  一只温凉的大手捂住了小姑娘深黑的眼睛。

  肌肤相触,有种异样的温暖。

  黑暗中,有人涨红了耳尖,小心凑到小姑娘耳边道:“不怕,哥哥抱你回家。”

  傅枝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到了她的舌尖上,跟着,她感觉舌尖的酥麻消失,整个人被一只手抱着走出车门。

  “没事了。”

  捂在眼睛上的手掌移开。

  小团子抬眸,对上少年温柔的眼眸。

  “大哥哥,”虽然智商好像还没有像旱地拔葱那样猛涨,但美丑意识却极其清晰的小姑娘一把反抱住叶四的脖子,冰冰凉的小嘴凑过去亲对方的眼眸,“大哥哥,好看!!!”

  叶四:“!!!”

  他,他被亲啦!!!

  清清冷冷的少年在瞬间犹如被晒开水的水壶。

  从头顶到耳尖似乎都冒着白腾腾的热气想要散掉瞬间带来的热意。

  “大哥哥,”小团子又摸了摸叶四的脸颊,“你好红哦!像枝枝喜欢的小番茄一样!”

  “!!!”

  啊啊啊啊!

  像番茄就像番茄!

  为什么前缀还是你喜欢啊啊啊!

  脸颊刚刚降下去一点的温度遽然升高。

  冷的让叶九每天骂操\蛋日子的冬天,叶四好想脱掉黑色羽绒大衣扎根在零下几度的河里来一波花式蝶泳降温!

  他默默抱紧了手里的团子。

  心想,妹妹一定爱且仅仅只爱惨了他。

  ——

  ——

  星元2014年,冬季,大雪缤纷。

  叶九很不喜欢新来到家里的妹妹,他在日记本里记录着自己糟糕的心情,并把不喜欢的原因总结了三点:

  1.他不喜欢。

  2.他不喜欢。

  3.他就是不喜欢。

  沧桑的叶九宛如气若游丝的老人,看着楼下的傅枝和她的舔狗们。

  叶大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对着正在乖乖洗脚的傅枝道:“哥哥在门前种了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你是吃一颗的枣子,还是吃另一颗的枣子,哥哥现在就去给你摘。”

  “谢谢大哥哥。”梳着丸子头的小姑娘眨巴着一双葡萄眼,笑盈盈的对着叶大。

  舔狗叶大兴奋地冲出楼下,“枝枝坐在这里不要动,哥哥马上把枣子给你递过来!”

  ——“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始终还活着。”

  叶九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奋笔疾书,并且标记道:“叶大,是活着不如死了的人。”

  然后,奋力一合,将笔记本合上。

  心情糟糕的一塌糊涂。

  他想,这些人都已经忘了他们身体上的缺陷。

  他们是活不过25岁的。

  之所以活不过25岁,就是因为他们给傅枝当了试验品。

  他们是被抛弃的,没有人在乎的可怜虫。

  可现在这些可怜虫竟然对着一个锦衣玉食的小公主百般讨好。

  明明说了一起讨厌傅枝,谁不讨厌谁是狗。

  所有人都做了狗。

  只有他还在苦苦维持人形。

  烦躁!

  他合上窗户,要去抱自己在马路牙子上捡到的兔子。

  结果打眼一瞧,房门大开,野兔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了门外。

  叶九不得不顺着门往外找兔子。

  别墅一共有三层。

  一楼是大厅,没有客房,叶九住在二层。

  枝枝正拿着傅朝给她买的脚盆泡jiojio。

  哥哥们都在写老师们布置的作业。

  这会儿一楼只有她一个人。

  枝枝自食其力,泡了十分钟的jiojio后,弯着小身子把搭在沙发上的擦脚布拿了起来。

  她没有注意到从二楼下来的叶九把目光放在了她身上。

  然后叶九就看见了擦jiojio擦的认真的小姑娘,先是把右脚抬起来,用抹布擦干净,放回脚盆里,然后把左脚抬起来,擦干净再放回去。

  这样循环重复了三四遍,最后呆住,张着小嘴巴,一脸诧异的表情似乎在哭诉:

  为什么啊?

  为什么jiojio擦不干净啊?

  不应该的呀!

  是枝枝擦的还不够认真吗?

  叶九:“……”

  你踏马去看看脑子吧。

  这踏马说她是基因研究的成功品谁信啊?啊?啊?!

  好半天都没给jiojio擦干净的枝枝累了,原本笔直的小腰板一摊,整个人像是了无生趣的咸鱼,直挺挺的躺在沙发上。

  “啊!枝枝累死掉了!”

  她这么说着,又怕jiojio不太高兴,用尽全身抬头,看着jiojio道:“jiojio等等枝枝,枝枝睡一觉,起来再擦呀!”

  叶九:“……”

  鉴定完毕,是个傻子无疑了。

  小傻子在沙发打了个滚,余光扫见从楼上下来的叶九,眼睛遽然一亮,“小哥哥!”

  叶九被带着小奶音的愉悦声调喊的一愣。

  傅枝刚来到别墅的那天,除了他,所有人都拿着自己心仪的小礼物去讨好小姑娘。

  只有他。

  在二楼的窗口和她对上眼,冷冷地笑了声,在小姑娘颤巍巍的眼神下冷哼一声,关上了门窗。

  他以为,这个傻子是怕他的。

  没想到,胆子还挺大的。

  他冷漠地看着对方。

  对方似乎察觉不到他的意图,在最初的害怕过后,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光着小jio对着他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然鹅——

  jiojio没擦干净,地面又太滑,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的兔子又绊了她一跤。

  啪叽!

  小姑娘稳稳地摔在了叶九面前。

  叶九:“……”

  傅枝:“……”

  从门外进来的叶大和叶四:“!!!枝枝!”

  两个人像是看见了世界灭亡,宇宙毁灭!

  不约而同的心疼妹妹外加仇视叶九:“你是不是推她了?!”

  要知道,这群人里,可就只有叶九不喜欢枝枝。

  推一下枝枝大有可能。

  枝枝已经三岁半了,平地摔不太现实。

  所以,叶九在瞬间遭到了两个人的点名批评。

  叶九:“?站在道德制高点指指点点可爽死你们俩了吧?”

  “天啊,这就是你和大哥说话的态度?叶九!你爸没了!”叶大气到口不择言!

  正待在三楼看电视的傅朝:“阿嚏!”

  唉,万人迷单身汉就是有这点不好,哪怕在家休息也会有女人想他,不然他怎么会到喷嚏呢?

  叶九早就看叛变的叶大不顺眼了,“我爸没了也好过你节操没了!说好一起讨厌她,你做到吗你?”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还说?!”叶大慌慌张张去看摔傻了的傅枝,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叶九说的这句话,于是赶忙道:“骂人只骂爹听说过没有?你可以骂我爸爸,但是你不能提我们过去的事情来骂我!”

  “大哥哥!”终于,调整好自己姿势感觉自己腰不那么疼的枝枝赶紧道:“大哥哥,小哥哥没有推我!”

  已经看了好几百本绿茶小说,外加三四部宫斗大ip改编电视剧的乌拉那拉氏叶九根本不信傅枝能有这么好心替他说话。

  毕竟绊倒傅枝的就是他的兔子。

  她一定会在下一刻说:

  ——别怪九哥哥,都是枝枝的错,九哥哥一定不是故意放兔子绊枝枝的嘤嘤嘤!

  ——或许是枝枝不该来到这个家,不然九哥哥就不会在背地里给枝枝白眼。

  ——呜呜呜,枝枝这就搬行李离开这个家。

  根据百本小说编造的故事情节在眼前一一浮现,哪怕是叶九这种看多了糟心女配的人都不得不说一句你好茶啊!

  他眯了眯眼睛,心想对方要敢这么说,就不要怪他辣手摧花了!他肯定是要……

  “枝枝是自己摔倒的。”

  带着小奶音的声音稚气又可爱,仿佛根本不记得有个小兔子把她绊倒的事情。

  叶大好尴尬。

  他误会了叶九。

  在叶四要快步上前把人扶起来之前,这时候,叶九感觉到小腿一紧。

  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住了他的小腿。

  在他诧异的目光下,一字一顿道:“枝枝摔倒了,要小哥哥抱抱才能起来。”

  要、小、哥、哥、抱、抱、才、能、起、来!

  抱抱!

  抱……!

  整句话像是3d立体环绕在楼下三个男孩耳朵里。

  小四不可置信的看着傅枝,“枝枝,四哥哥抱抱你不可以吗?”

  枝枝:“……”

  枝枝好害羞,枝枝好扭捏,枝枝好愧疚。

  但枝枝遵从内心,小小声,“要九哥哥。”

  她耳边布满了红晕,像是天边火红的云彩,绚丽又明亮,支支吾吾道:“小哥哥好好看呀!”

  叶四:“……”

  这话好熟悉。

  我好像在哪听过你们还记得吗?

  ——

  ——

  傅爹养枝日记1

  星元2014年,星期天,天气晴,心情阴他妈不能再阴,暴躁指数,满星往外还溢两颗星。

  12月就剩下最后的两天的,又是又当爹又当妈给孩子喂屎喂尿……哦不,划掉,是擦屎擦尿的一个月。

  叶大他们这么乖这么可爱,为什么还没人人贩子组团上门把他们偷走卖到深山老林里让我们父子天人永隔TAT。

  成年人的世界实在是太残酷了,当我对相亲对象说出我目前有九个亲生儿子一个亲生女儿的时候竟然会遭到对方的白眼!

  我不用想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在嫉妒我年纪轻轻就以为人父。

  唉,世人啊,果真都有一颗丑陋的嫉妒我的心!

  ps:三天前小六和我借了五百块钱请枝枝吃火锅,他说月底发工资就还我。可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写到这里我就忘了他还欠我多少。是五十万还是五百万来着?罢了,就按最低五十万算吧,谁让我是他爸爸呢?

  还有小五,他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学校老师说他可能早恋了,对方是隔壁班小王……养的那只银渐层,校主任抓到他和那只银渐层在学校操场一起散步还有让人羞耻的接吻,我准备……

  ——

  “哇呜呜呜……!”

  趴在桌子上认真写笔记的傅朝抬头,刚刚漂染的雾面蓝发色让他的脸部线条越发凌厉,一身的白皮看上去比血都要柔软,凤眼薄唇,听见楼下枝枝传来的哭声后,心脏一缩,急急忙忙把笔一甩往下跑去:

  “枝枝别怕,爸爸来了!”

  “哇……!”

  越跑的近了,楼下的哭声越发明显。

  靠的近了,只看见一片兵荒马乱中,小五惨白着脸色跪在地上,枝枝坐在摔碎的玻璃杯和倒在地上的椅子边哭的撕心裂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傅朝紧张的把傅枝抱起来,“哪疼?不怕不怕!爸爸现在给妖妖灵打电话!”

  枝枝:“……”

  枝枝哭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傅朝:“爸爸,我知道错的,你不要找人抓我好不好!”

  傅朝:“???”

  我打妖妖灵找救护车不是救你?

  然鹅,下一刻就听见枝枝委屈又哽咽道,“枝枝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小五哥哥捞枝枝,给哥哥胳膊捞断了,呜呜呜!哥哥会不会残疾?枝枝是罪人!”

  旁边的小五惨白脸色道:“不是枝枝的问题,是哥哥太虚了。哥哥只是脱臼,枝枝不要怕。”

  “真、真的嘛?”

  傅枝去擦眼泪,擦干净后,小手下垂,不经意拍到自己的小肚子,肉嘟嘟的,里面就跟着还揣了一个小小枝枝一样大。

  “假的,都是骗人的呜呜!”

  不需要任何安慰,傅枝再次水漫金山。

  她是个胖罪人!

  她有罪!

  就让法律来制裁她叭!

  傅朝:“……”

  叶五:“……”

  ——

  ——

  傅爹养枝日记2

  星元2014年,星期六,天气晴,心情在晴转多云与多云转晴相互切换,暴躁指数两颗星。

  最近夜里总是失眠,头发掉了不少,我知道这或许是二月春风似剪刀给我带来的伤痛。

  记性越来越差,工作与越来越多,接到上面的身体健康检测通知,要带的孩子或许会越来越少……

  我不是个好妈妈,不是个好母亲,但那又怎么样呢?我是个男人。

  家里要给我找个对象,在三天前我再一次去相亲,对方是个知识分子,一开口就是之乎者也,我试图给这群孩子找一个母亲,以免我在繁忙工作时对他们的疏忽。

  对方浓眉大眼,我带对方见了小六,对方态度温柔,语气随和,但我深切的意识到,对方和小六的距离感。

  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可能就是没办法毫无芥蒂的亲近,我拒绝了这门亲事。

  孩子们的成长离不开母亲,但在失去和获得间,我想不会想要一个不称职的妈妈。

  ps:前天帮小二用洗衣机洗衣服,在他兜里发现十块钱,我偷偷拿去买了可以让我当太空人的小果冻,小二的爷爷奶奶听了高兴极了,给了我我最不爱吃的大嘴巴子。我想,以后这些秘密我不能告诉任何人了,以及小二怀疑他丢了钱,正在和小七撕逼,我要想办法进去婊一波洗清嫌疑。

  ……

  当然,写到这里傅朝的床底忽然传出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我草!

  有老鼠!

  傅朝吓得一蹦三尺高然后又蹦回去。

  “什么品种的耗子!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呜呜呜~”

  床底下的小耗子传来了小奶团子的声音。

  “枝枝?!”

  傅朝穿着大花裤子撅着屁\股跪在地上看见藏在他床底下的傅枝。

  “枝枝,你在干嘛啊?”

  他一把抓住小姑娘瑟缩的小腿,不顾对方的挣扎把人往外一拖。

  瞬间,适应了黑暗的小姑娘感受到光明。

  原本卑微的心脏再这一刻瞬间骤停。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做出这一切的傅朝。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巴。

  委屈的眼泪瞬间从眼角流出,“你、你把枝枝拖出来了……”

  “是啊,爸爸解救了被困在床下的女儿!”傅朝慷慨激昂,“如果这一举动没办法被记载在人类的史册,那爸爸将亲手把它记录在族谱!”

  “爸爸……”

  傅枝呆愣着,看着兴奋的傅朝,整个人三魂七魄都没了,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喃喃道,“爸爸,你不知道,我可能不能再见到你了。”

  傅朝:“???”

  “宝贝,”傅朝不明就里但是就能配合她道:“你要化成泡沫飞走了么?”

  “我……呜呜……”小团子又开始掉金豆子了,“爸爸,我的肚子里马上要有小树苗了。”

  傅朝:“???”

  “此话何解?”傅朝把小团子抱起来,让她坐到自己膝盖上,酷爸带娃,一脸拽相。

  枝枝哽咽着,用细微的腔调道:“枝枝,吃掉了西瓜子。”

  她伸出了一只手,握成拳头,在傅朝的目光下,艰难地竖起两个指头,抽抽噎噎,“还一下子吃了两个。”

  “子在肚子里,马上就会成为小树苗,上面挂好多西瓜。枝枝看见光,哥哥书上说光……嗯,光合作用让小树苗成长……枝枝不会再快乐了。”

  她马上就要死掉了。

  作为大树的养分,哪怕她不喝水,不吃饭,都抵不住傅朝这么生拉硬拽让她光照。

  枝枝一把抱住傅朝的脖子,哽咽道:“爸爸,不要忘了枝枝。”

  傅朝:“……”

  很好,明天的日记题材又有了。

  足够他笑三天下不来床谢谢。

  ——

  ——

  星元2016年,星期三,天气小雨。

  12月的冬季,傅枝倚靠在沙发的边角。

  别墅内人来人往,这是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第五次来到别墅了。

  这次他带走了小六。

  天色暗沉了下来。

  淅沥沥的小雨淋湿了地面的青苔,白色的支架越走越远,终于,在靠近门边时,傅枝从沙发上起身,冲了出去。

  她用力地,死死地拉住了白色的担架。

  “你们,”小姑娘的声音有些沙哑,身材纤细瘦弱,脸上的婴儿肥早早褪去,眉宇间带上了些许的风华,“带哥哥去哪里?不走行不行?”

  “别这样,枝枝。”

  医护人员的脸上似乎带着不忍,他们低头看着问话的女生,“枝枝,你还小,不能明白,你哥哥生了很严重的病,我们必须要带走他。”

  “可是其他哥哥没有回来,你只带走了哥哥……还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把哥哥还给枝枝。”

  “不是我们不想把他们还给你,怎么说呢枝枝,现在我们和你解释不清楚,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他们想要让傅枝主动让开,用以更快的执行工作。

  但小姑娘这次像是铁了心一样,笔直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有什么是我不能明白的呢?”她问这些人。

  没有人能回答她。

  只除了从别墅内走出来的叶七,他摸摸傅枝的脑袋,声音像是从远处河山沉寂而来的千年钟声,古老又沉重,“死亡。”

  “你还不能明白死亡。”他俯下身子去看她,茶色的瞳孔映满了悲伤,“不过,哥哥希望你永远都不明白。”

  可人总要明白死亡。

  就像叶九养了许久却因为岁数太大而老死的兔子。

  就像走在路上忽然遇见因为酒驾而出车祸当场死亡的司机和受害者。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他们与傅枝竞争生存,成为傅枝存活的基石,想要改变,难如登天。

  小六被医护人员从别墅带走。

  这个冬天变得刺骨寒冷,让人觉得十分难熬。

  原本欢快热闹的别墅安静下来。

  傅枝隐隐察觉,她做错了什么,害死了人。

  这个认知让她手脚发凉,连哭的勇气都没有,呆愣愣地坐在床边。

  她开始失眠,焦躁,小小的一团几天下来就瘦脱了相。

  傅朝把给了傅江接管,一直在病床前鞍前马后的伺候几个儿子。

  最先进到医院的是叶四,少年在冰冷的氧舱里持续生活了三个月。

  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深蓝色的眼眸逐渐黯淡,像是干枯的海水,带着海洋生物发烂腐臭的腥味儿。

  “爸爸,就跟枝枝说我去了国外吧。”

  少年从最初的恐惧变成坦然,在柜子里拉出一大包东西,目光平淡又温柔,“这是我写给枝枝的信,一直到她16岁,每年生日的时候,你帮我邮给她。”

  “她太小了,那么软的一团,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会死亡。”

  ……

  时钟像是死神的催命符,叮咚摇摆的声音在别墅内响起。

  屋外下起了大雨。

  沉闷的雨声堆积在水坑,发出“叮咚”声响。

  “砰——”的一声。

  别墅的大门被推开,有人急急忙忙地向楼上跑去,推开了小姑娘的房门。

  “傅枝,”昏暗的放进内,门外的光束照了进来,少年从暖光中抬眸,雨水顺着他黑色的发丝流淌在地上的毛毯上。

  “滴答,滴答……”

  他看着缩在床上的团子,舔了舔干涩的唇瓣,问道:“四哥可能要……你要不要和我去看他最后,最后一面?”

  缩在床上的小姑娘猛然抬头,胸腔内的心脏剧烈颤抖,“要!”

  她快速地从床上爬下来,被叶九抱起,冒着倾盆的大雨,少年带着她赶到重症监护室。

  “进去吧。”

  晃眼的白纸灯光在头顶亮着,少年推了小团子一把。

  医院内充斥着浓烈消毒水的气息。

  似乎有小护士步履匆匆地从远处赶来,对着两个人在喊,“小少爷!你怎么把人带来了?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在害她!”

  傅枝踮着脚尖,抬手,费力地推开病房的大门。

  鼻息间消毒水的气味越发的清晰了。

  屋内有各种仪器运作时发出的声响,傅朝被临时叫走,病房里只剩下带着氧气面罩休息的叶四。

  这个房间曾经来往过许多专业的医生,也居住过许多生过病的病人。

  他们有些人健康的离开,有些却永远定格在了某个时光。

  可叶四如今才只有十岁。

  眼睛漂亮的,像是大海色泽的小哥哥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这漂亮的人世间。

  傅枝眼眶一红,毫不犹豫地像是个小炮仗一样冲到叶四手边,“四哥哥。”

  她紧张又畏惧,想要拉一拉叶四的手都不敢,生怕碰坏了脆弱的像是养在精美花瓶里的小哥哥。

  只能站在最近的位置小心翼翼的瞧着。

  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里泪汪汪,却又用力憋着,不怎么想掉出来。

  老人说,医院里不好哭,这样不吉利,像是哭丧。

  她就仰着小脑袋,试图把眼泪珠子给咽下去。

  “枝枝,”大概是她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声音吵到了病床上的叶四,小少年有些吃力的侧身,看见站在身边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枝枝,怎么来了医院?”

  “看哥哥。”她已经明白了躺在重病监护室的意义,不再像很小时候那样会问出幼稚的问题。

  敏\感的察觉到没有人希望她懂重病监护室的意义,于是她垂着眉眼,抹去了眼底最热切的担忧。

  可小孩子终究还是小孩子。

  她怕的手脚冰凉,怕的身体发颤。

  始终不能明白,为什么漂漂亮亮的大哥哥会在医院脱了相。

  医生不能救救大哥哥吗?

  小哥哥一定很疼很难受,不然爱笑的大哥哥为什么连睡着的时候都皱着眉头呢?

  他一点也不快乐,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帮大哥哥分担。

  要是世界上有神明就好了。

  大哥哥在床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嗑声,她慌张地抬头,眼前却一片漆黑。

  叶四的手捂住了小姑娘纯黑的眸子。

  肌肤相触,有种寻常的温暖。

  始于冬日飞雪的初见,结束于寒冬的季节。

  昏暗中,少年涨红了耳尖,只是无法小心凑到小姑娘耳边,轻声道:“不怕,哥哥会一直保护枝枝。”

  傅枝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顺着她眼角流下去,跟着,放在眼睛上的那只手缓缓垂落。

  如果我不能陪着你一起长大,替你先一步尝试世间苦楚那也没关系,天上的白雪似乎在映照着白首,全了我年少时奢求的美梦。

  也算是,有始有终。

  ——

  ——

  叶六抗“战”日记367。

  星元2019年。

  或许是星期六,也可能是星期天?天气阴,心情无。

  这是我被带到病房的第二年了,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因为那玩意儿辐射太大了,会让我娇弱的身体不堪一击。不过没关系,偶尔我还是会离开重病监护室去看看外面的风光。

  怎么形容这个偶尔的时光呢?对了,你们知道被看押的罪犯吗?

  唔,我好像有点像是做错了事情被看押偶尔才有放风机会的罪犯。

  生病好不舒服。

  要是我能拥有健康的身体就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和482病房的那个只在医院里待了半年就出院的小男孩一样了。

  对方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和我这种幸运鹅一样也有个五六岁的妹妹!不过一看对方的妹妹就知道不是国家颁发而是父母努力出来的!根本就没有我妹妹可爱嘛哈哈哈!

  ……唉。

  ……好想快点好起来哦。

  如果是简单的感冒发烧就好了。

  这样我就能在枝枝十岁生日的时候送她一朵花,十六岁生日的时候送她一枚全世界最贵最闪的戒指,然后在她二十六岁婚礼的殿堂上打死那个试图娶她的傻\逼男人。

  ps:这个世界上试图娶我妹妹的男人都是傻、逼。枝枝不要靠近这些男人,会变得不幸!!!【当然,如果我不幸去世,先一步去找小四和小八,还是要球球这个傻、逼男人好好疼妹妹,不然我会推翻无神论,诈、p杀他全家谢谢。】

  ……

  “唉。”记录着生活,满满仪式感的笔记本被小六合上,“我可真是个好哥哥。”

  如果世界上能评选感动华国十大好哥哥就好了。

  他一定刷票让自己成为第一人。

  这么想着,他愉快地晃了晃小腿,走到床上盖着被子。

  大概是入了春吧,春困秋乏,他最近越来越困,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情况比冬天的时候还要糟糕。

  “其实我有点害怕……”

  他把脑袋缩在被子里,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眼眶一红,吓到委屈巴巴掉眼泪,“其实……”

  他嘟嘟囔囔的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没忍住遽然袭来的困意,缓缓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滴答滴答……”

  “手术刀,止血钳,血包呢?血包!”

  我靠!

  躺在手术室上的叶六很确定自己被抢救了,又在生死攸关的鬼门走了一圈,但这一圈,效果可能不太好。

  给他打麻醉剂的医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他在手术台上提前醒来。

  好疼哦!

  但是说不出话,好气!

  等他出去就找小九打爆医生的狗头!

  ……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不如就……”

  “滚!”傅朝暴怒的声音在重病监护室里响起。

  他弯腰攥紧了小六的手,哽咽道,“没事的,我们不要听他们说,他们说的不对,怎么好好的人就治疗不了了?是他们医术不好,我们换医院治疗,我们去国外……我挣了很多钱,我把钱都给他们,我会把你的健康买回来……我肯定,真的……你不要怕……”

  “爸爸,你不要哭,”靠在病床上的叶六吸了吸鼻子,少年的音色带了几分颤抖,“我不怕的,那边有四哥和小八,我已经不怕了。”

  “我就是有一点,舍不得……”

  他气息微弱,被傅朝扶着靠在身边,“爸爸,我还没有看着妹妹长大,大哥喜欢的乐高也没有给他拼好……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信守承诺。不过你不要难过,我不想你难过。”

  “嗯,爸爸不难过,爸爸……不哭。”

  “爸爸,我有些困了,睁不开眼睛……你要记得,不要告诉妹妹我这么胆小,还害怕死掉。”

  他凑在傅朝的肩头,声音细微,“还有爸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儿子。”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