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人心隔肚皮_私密美体师
米阅小说 > 私密美体师 > 第122章 人心隔肚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章 人心隔肚皮

  69书吧

  院内传来动物的呜咽声。

  “成了!”

  陈洋后退几步,加速冲到墙根下,纵身一跃,双手攀住墙头。

  墙内有不少粗壮的树木,陈洋顺势踩着树枝跳下去。

  平稳落地后,他左右张望,见没特殊情况,掏出一把钥匙。

  绕到前院,轻巧地打开房门,陈洋迅速冲进孙雪儿的房间。

  赵阳蹲在树上,看到这一幕,确认了陈洋这并非是随机作案,而是早有准备。

  不多时,陈洋走出来,背上多了个斜挎包。

  赵阳记得,这是孙雪儿给工人发放工资时装钱用的包。

  孙父病发时情况紧急,医药费都是他垫付的。

  看包的胀满程度,里面至少有上万现金。

  捉贼捉赃。

  赵阳毫不迟疑地跳下树。

  就在他双脚刚沾地,陈洋机警地朝大门方向跑去。

  “别跑!”赵阳暴喝一声。

  陈洋不为所动,用口罩蒙上脸,攀着铁门往墙头上爬。

  哪怕赵阳动作快,可陈洋经验更足。

  跳下去之后,还不忘记拿根棍子从外面销上门栓。

  除了爬门翻越之外,别无他法。

  翻墙上树,对于赵阳来讲不在话下。

  但这很浪费时间。

  赵阳眼中暗芒一闪,一脚踹在铁锁上。

  门内铁销成了黑乎乎一小团,门外手腕粗的干柴骤然断裂成两截,落在地上,冒起两缕白烟。

  “哐啷!”

  赵阳推门而出。

  刚跑出去两步的陈洋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陈洋!”

  面前突然传来一声暴喝,陈洋再扭头想改变逃跑路线已经晚了。

  从过道里钻出的数名警员,一拥而上。

  陈洋吓得哇哇乱叫,身体却反应极快,攀上最近的一棵槐树,踩着树枝要往房上跳。

  “不准动!”警员在下面大声呼叫。

  这几嗓子,惊动了周围的看家狗。

  方才被电晕的两条狗,前肢站起来对着槐树嘶声大吼。

  陈洋临危不惧,纵身一跃扑向邻家的门楼。

  说明迟那时快,一个闪着光的小亮点在陈洋双脚落定时砸在其身上,接着,准备大跨步逃离的陈洋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裤裆来回打滚。

  “快上去!”

  底下的警员看到陈洋几次差点滚下来,赶紧上去查看情况。

  当几个警员七手八脚的借着梯子把人弄下来,看到陈洋裆部的血渍,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

  一个警员率先反应过来,抬头张望,嘀咕道:“被树枝挂到的?”

  夜黑风高,树枝太高,没法查看具体情况。

  但是,陈洋身上背着的入室偷盗的赃物,人赃并获,没有狡辩的机会。

  警员对着呼讲机确认抓获嫌疑人。

  一旁赵阳当作看戏的等他们将人押上警车,主动提出要一起跟过去。

  警员们似乎早被打了招呼,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夜深人静,派出所灯火通明。

  陈洋被专人押送先去治伤,所长亲自接见赵阳,开门见山的笑道:“多亏赵老板举报。”

  赵阳疑惑的问:“我举报的?”

  “今天下午我接到一封举报信,说陈洋就是近日来连续犯案的嫌疑人。落款人是你。”

  赵阳意味深长的问道:“举报有奖?”

  “有。”

  “我不要奖,希望所长通融一下,我要见王彬。”

  所长微讶:“王彬?”

  赵阳笃定的说:“我有事要确认。”

  所长提醒道:“你可以申请探视。”

  按部就班的走完流程,不到十分钟喝了杯茶,赵阳就看到了一头板寸、盛气凌人的王彬。

  “赵老板。”王彬未语先笑。

  “王老板。”

  王彬自嘲道:“我算什么老板,就是一个药农。”

  赵阳懒得同他打机锋,单刀直入:“想吞并苏氏药房的是你吧?”

  “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苏氏红花油崛起的消息,是你透露给陈海的。”赵阳略一停顿,见王彬面不改色,接着说:“你曾多次找钱老板谈合作,却一直被吊着。苏氏药房重新开业时找过你,但你没答应,不曾想,药房起死回生,山水轮流转。”

  王彬露出温和的笑容,安静的听着。

  “陈海自作聪明,觉得自己是下棋的人,但他其实只是颗棋子。钱老板那种老油条,会相信一个曾欠下巨债,背弃妻子的人?”

  “你凭什么说是我?”王彬终于开腔。

  “凭你每次都能在最糟糕的局面脱身。鼓动村民拦车、故意挖坑让合香姐她们跳进去、配合韩海玩仙人跳、给孙叔灌酒,甚至,把孙雪儿家的钥匙交给陈洋。”

  王彬笑容加深。

  “你很聪明,目标也很明确……”

  “我有什么目标?”王彬出声打断赵阳的话。

  “钱。”

  “哈哈!”王彬放声大笑。

  “这些事你承认与否都过去了,我今天来,只是想确认一件事。”

  王彬止住笑声,诧异的问:“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你知不知道孙家华有病?”

  话一出口,王彬神情一变。

  赵阳眼中闪过道厉色,冷笑道:“果然知道。”

  王彬咬紧牙关,反驳道:“是个人就有毛病。”

  赵阳寒声道:“你确实是想杀人。”

  王彬抿紧嘴没回应。

  哪怕只是镇上的派出所,探视时,监视器也一直在运作。

  “砰!”

  赵阳拍案而起,转身离开。

  王彬没料到他竟然不追问不设套,一时间神情有些恍惚。

  这时,赵阳突然转身伸手越过防护栏拍了下他的肩膀。

  力道不大,却令人浑身战栗。

  “王老板,珍重。”

  王彬呆了一瞬,紧接着,痛嚎出声。

  负责看守的警员迅速冲进来控制场面,却见王彬抱着脑袋,语无伦次的说着如何设计孙家华的实情。

  站在一旁的赵阳脸上带笑,却让人感觉十分狰狞。

  王彬大喊大叫,没过两分钟,嘴里开始吐白沫。

  警员控制不住一边喊帮手,一边让赵阳帮忙叫救护车。

  王彬听到这话,挣扎的动作更加剧烈,想说什么,却被白沫呛得咳嗽不止。

  赵阳见状,麻利的掏出手机打电话。

  警员注意到赵阳并无异状,暗中松了口气。

  探视期间发生这种事,万一被王彬咬一口,牵连就大了。

  救护车及时赶到,做完抢救处理后,告知警员,王彬这是旧疾发作。

  “我没有旧疾!是赵阳害我!”

  王彬的控诉在专业医生得出的诊断证明里,变成了污蔑。

  赵阳高抬贵手放其一马,但监视器拍下的“自首”声明,却是实打实的铁证。

  所长连夜突审,最终将孙家华醉酒,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

  到此,王彬的事才算真正落幕。

  回到市里,赵阳将全部的事讲述给苏茜草。

  苏茜草听完后,沉默半晌,困惑的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是王彬策划了这一切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iyue6.com。米阅小说手机版:https://m.miyue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